文章正文
鱼儿水中游
作者:小江    发布于:2017-06-18 23:44:44    文字:【】【】【
我是一条鱼,有一天淹死在了大海的深处。  
   我的灵魂不能升入天堂,正如我的灵魂无法打入地狱一样,我成了世上飘游的一粒卑微的灰尘。
   是的,那一天,我死了。
   同寝室的人都去参加学校的晚会了。只有我没有去。从心底里我是不屑去参加那些学校的活动的。那些不过是为了安慰一群年轻人不安又无聊的心灵罢了。如果我去了,岂不是证明我是一个无聊的人,虽然现在我已经很是无聊了。
   把自己藏在酒巴的一个阴暗的角落里。我喜欢在这样的环境里观察每个人的神情……靠在墙上,一个人平静地喝着咖啡,然后猜测着他们的心情,还有他们的经历。
   我想,我就像是一条海里的鱼,有些孤独,又有些与世俗格格不入。
   一个人坐在我的对面。是个男子,我的余光告诉我。不想去搭理这个不速之客,我连眼皮都没有抬一下。
   “我总是见你在这里。”那个男子打破了沉默。他的声音很好听,我必须承认。
   出于礼貌,我正眼看了他一眼。他不光有很好听的声音,还有一张好看的脸。
   “那又怎么样?我经常在这里与你有关吗?”不管他是一个怎么样的人,我对于这种搭讪的人是没有好感的。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你是新闻系的。”他说。
   “……”我没有回答。
   “是今年刚入校的。”他接着说。
   我冷笑了一下,想来他一定是学校里的人,不然他不会这么说。
   “这与我在这里有什么不妥吗?”我不耐烦地问。
   “我是英语系的。”他倒是不介意我的态度,反而先做起了自我介绍。
   英语系是学校里天之骄子们聚集的地方,那里的学生都有天生的优越感。看来,对面这个家伙也一定有这个通病。
   我白了他一眼,说了这么半天,我也没有听出他的意思。我已经有想要离开的意思了。
   “你究竟想要干什么?”我问。
   “我想请你喝咖啡。”他一笑,很阳光的样子。
   无言。不是我没话可说,只是我不想说。我很想拒绝他,但当我看到他的一脸坚持时,我同意了。反正有人请客,我又何乐而不为呢?
   “我叫宇阳,你呢?”
   “思雨。”我淡淡地说。
   我从很小的时候就开始做那个梦了,我梦到自己成了一条小小的鱼,孤孤单单地在海里游泳。我一直在冰冷的水中挣扎,然后看到了一个人的身躯悬浮在水中。那是我的身体,垂直地静止地浮在水中。我想向那身躯游去,却无能为力。我只是一条孤单的鱼,一条必定要一个人生活的鱼。
   从教室里走出来,我又一次看到宇阳在楼梯那儿等我。这种状态已经维持有好几天了。
   “思雨,你的那位白马王子又在那里等你了。”我的朋友笑着推了我一把。她们几乎都认为我与他在交往。
   我勉强地笑了笑,并没有做声。
   “你还不快去。”有人说。
   我思索了一下。“不必了。”我淡淡地说,“他又不是我的男朋友,所以不一定在等我。”我拉着我的朋友就想绕着走,趁他还没有注意到我的时候。
   “思雨!”当听到他的喊声时,我多少有些失望:他还是发现我了。好友给了我一肘子,意思不言而喻。
   苦笑着转过身去,我一脸无奈地看着朝我走过来的他。“有事吗?”我想我当时的表情一定是一种无辜而又天真的伪装,因为我甚至可以听到面部肌肉抽搐的声音。 “你现在有空吗?”他倒是直接进入主题,“我有两张电影票,想请你一起去。”
   我没有吱声,只是打量着他。看来他想当然地以为我不会拒绝他这位英语系的“系草”。
   既然这样,我就不妨让他的信心受一次打击。
   “我没有兴趣。”不屑地撇撇嘴,我冷冷地说。真的不想与他纠缠,我打算绕过他离开。
   “那喝咖啡呢?”他的声音提高了一下。我可以想像出他眉头一扬地样子,“你不会想说这个你也没有兴趣吧。”
   心底不由地厌恶,好一个自以为是的男人。真的很想冲过去给他一个耳光,因为这一刻我有一种被羞辱的感觉。可是我忍住了,因为我还要在人前维持起码的淑女形象。没必要为了这个自大的家伙而牺牲我的某些利益。
   轻轻地点点头,我觉得自己应该想个办法去对付这个家伙了。
   在我的记忆里,母亲活着时最喜欢的事,莫过去打守我之后笑着给我讲她与父亲相遇那天的事了。
   “那一天,我在城外的草场里打草,那些草是那么的多,那么的重,我背呀背,就是背不起来。后来他来了,看到我的样子。他不由地一笑,那样子,是那样的迷人,充满了一种阳光的香味。他问我要不要帮忙,他的声音真的很好听,让我不由自主地陶醉。当时我们并不认识,可是我就是被他的那张英俊的脸吸引。他对我是那么好,我还以为天下的男人都是那么好呢……”
   之后,母亲总轻轻地叹口气,然后猛地把手中拿的东西向我砸过来。然后她又再一次地对着我歇斯底里:“听着,不要相信男人,无论他们对你有多好,别相信他们。男人只要一结婚,就不再是以前的那个人了。他不会再爱你,只会嫌弃你,等他们厌恶了,就会像扔垃圾一样扔了你!”
   那个时刻,我总是能从她的眼中看到一种东西,那是一种叫做怨恨的东西……
   在咖啡店里,我面无表情地听着宇阳的高谈,显出一种了然无味的样子。
   与他相识已经有一两个月了,他总是会请我去喝咖啡,而我也有请必去。只是我真的不想与他相处下去。我真的讨厌这种自以为是的男人。
   “干嘛总是对我冷冷的?”他突然问。
   我愣了一下,看过去,他的眼睛在黑暗中闪着光。“狼”,我的脑海里顿时浮现出这个字眼。
   “因为我不喜欢你。”如果说对待我的室友还需要摆出一幅和平的姿态的话,那么对待这种人我大可以不留情面了。
   “可是我喜欢你。”
   我的咖啡差一点倒了下去,还好,我没有让咖啡洒出来。
   “我想你找错人了。”我一口饮完杯中的咖啡,起身准备离开。
   “我是认真的。”宇阳的确是一脸的坚定。
   我站住了。“那又怎么样?”我反问,“你是认真的我就可以信你吗?我告诉你吧,我,从小就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爱。我不相信男人,也不相信爱情。”
   心里痛痛的。我似乎又看见一条鱼在水中慢慢地游着,绕着一具僵硬的身体。
   “给我一次机会,我会让你相信的。我想我一定可以让你相信这个世界上是有爱存在的。”宇阳大声地说。
   我慢慢地转过了身。“你一定会后悔今天所说的话,因为你一定会失败。”就着这句话,我听到了流泪的声音,不是在脸上,而是在心里。
   鱼儿在水中游着,一直围绕着一具死了的躯体。那身体是我的,我是不再有生命的身体。
   11岁那年,母亲因酗酒而死,她死的时候说的最后一句话让我一生都不能忘记:“如果没有你,我的生活一定不会是这样的。如果,你没有出生那有多好呀……”脸上没有眼泪,我只是久久地看着她那双不肯闭上的眼睛,从那里面,我读出的只是不愿散去的怨恨。
   她死了,那个一直虐待我的母亲死了。我知道,我以后都不再会挨打了……
   宇阳真如他所说的那样,一直对我很好。我不知他是从哪里打听出我的家庭的,总之他总是努力让我去忘记某些事
   可是有些事不是人为就可以忘记的。
   “他对你可真好。”睡在我上铺的姐妹总是羡慕地说,“如果我有一个这样的大帅哥如此地呵护我,我一定幸福地要死了。”
   淡淡地笑一笑,我不想说任何话。他的目的没有人会知道,除了我。他的目的不会达到,他不知道我知道。
   他送给我一个可爱的小瓶子,里面有两尾可爱的小鱼。“每当你心里寂寞了,你就看它们快活幸福的样子好了。它们可以在一起,是没有人可以去打扰的。这就是爱与幸福。”他的话无时无刻不在我的脑海里出现。
   睡不着的时候,我会爬起来去看那两尾小鱼。鱼儿一动不动,只是静静地呆在瓶底。它们没有死,它们是活着的。可是它们的样子是那么地寂寞,就好像是死了。
   那个时候我想,水中一定是很凉的。
   母亲死之前我也养了几尾小鱼,在一个大大的玻璃杯里。看小鱼游泳是我唯一的乐趣。她死的那天,我发现我养的小鱼都浮在水面上,除了最小的还一动不动地呆在杯底。
   把小鱼们捞出来,我把它们并排摆在手中。它们的身体好冰,因为它们都死了。
   当我把它们埋在土里的时候,我突然有一种奇怪的想法:鱼儿们离开了水是会难过的,因为它们没有留在水中;而留在水中的那条小鱼也是难过的,因为它从此要孤单一生。
   母亲被火化了。我看着她的遗像,发现她的眼中还是那种怨恨。
   我为那仅留的一条小鱼换了新鲜的水,然后把杯盖紧紧地拧上。我不想让那条小鱼难过:我不会让它离开水,也不会让它孤单一生。
   有一天早上,当我起床时,那两尾小鱼全部浮在水面上:它们,死了……
   “好可怜呀。”室友们不无惋惜地说,“昨天还好好的,今天就死了?”
   我无言。也许这就是它们最好的结局。“说不定,它们是淹死的呢。”上铺为了缓和一下气氛而笑着说。
   大伙都笑了,其中也包括我。
   我把瓶子还给了宇阳。“它们淹死了。”我不无嘲讽地说。
   宇阳用一种怪怪地眼光看着我,似乎要把我看穿。“是你干的吧。”他冷冷地说。
   不愧是英语系的才子,聪明。
   “我不想让它们在孤独。如果其中一条死了,那剩下的那条不是就太可怜了?”我淡淡地说,“一个人活在水中,那是一件多么可悲的事呀。”抬起头,我看到的是支离破碎的阳光。
   “那你就同时扼杀两条生命?”宇阳反问我,他的脸上有着不可遏抑的愤怒。
   我沉默。真的不想回答,所以我选择不去回答。
   “如果你是对我有成见,那你大可以对我说,为什么要杀它们。我最讨厌那些不爱惜生命的人了!”我终于听了我想听到的话。
   “我说过,你会后悔的。”我依旧淡淡地回答他。
   “你真是不可救药。”宇阳一把把手中的瓶子扔在地上,转身走了。
   我看着地上的玻璃碎片与水,还有那两条死去的鱼。“即使淹死在水中,对鱼儿来说也是快乐的,不是吗?”我用一种轻轻的声音说,“孤独的鱼,离不离开水都是痛苦的,那样淹死在水中,又有什么不好呢?”
   碎片闪着光,就好像是那破碎的阳光一样。
   我父母在我很小的时候离婚了。我后来知道,生下我之后的母亲美丽不在,于是父亲另结新欢。母亲恨父亲,更恨抢去了她的美丽并造成她生活不幸的我。
   对于母亲来说,她生活在怨恨里,死在怨恨里,她是死不瞑目的。对于我来说,我注定会一辈子孤单,不会去相信爱情。不过,我永远没有幸福,这对于怨恨我的母亲也一定是一种安慰。
   又一次一个人来到酒巴的角落,我坐在阴暗中喝着咖啡,观察着每个人的神情,想象着他们的心情与经历。
   眼前又浮现出那个梦,我看见我的躯体悬浮在水中,已经失去了生命。另一个我成为了一条孤独的鱼,绕着那身体游动,然后淹死在水中,化成世上最卑微的一粒灰尘。
   那一天,我死了;那一天,我已经死了……  
 
 
地址:深圳市罗湖区嘉宾路皇室假期旁,地铁2号线湖贝A出口。
电话:15818763780。
客服QQ:3216887967。
 
 
当前位置
脚注信息
版权所有 Copyright(C)Since2016-2017 深圳名媛丝足会所 主营项目:深圳丝足会所深圳丝足按摩深圳高端减压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