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正文
初恋为什么那么的痛苦呢?
作者:小江    发布于:2017-06-25 22:13:31    文字:【】【】【
 

 我对她的好感,缘于她的素面朝天。那时,她是一家小公司的出纳员,到我供职的银行就事,总是穿一身肥肥大大的工装,梳着陈鲁豫那样的发式,脸部不施脂粉,一派“清水出芙蓉”的姿态。

  我无法掩饰自个的心动。我的周围有不少漂亮女孩,但她们要么傲慢,要么妖媚,没有一个人像她那样朴素大方。她似乎并不介意自个的漂亮,更没有把它当作本钱,她的恬淡和随意,恰是我欣赏的人生态度。莫非她即是自个在茫茫人海中要找的那个人?我知道,自个被丘比特的神箭射中了。

  一个凉快的傍晚,我约她在街心公园碰头。这是我们相识以来,我首次给她打与作业无关的电话。电话那儿,她的声响有些异样,犹疑了一下,旋即答应了。

  公园静悄悄的,绯红的晚霞给花草树木镀上了一层浪漫的暖色。我们在一株丁香树旁的长椅上坐下来,不远处的金鱼池边,两个小女子正兴味盎然地观赏金鱼。我给她讲自个小时分的趣事,说我家门前也有一个鱼塘,白天我在鱼塘边放羊,黑夜在鱼塘边看星星。乡下的星星又大又亮,似乎就在头顶上,伸手就可以摸到。后来到北京读大学,毕业后留在城里作业,很少再看到那样漂亮的星星了。我说得很动情,像在叙述一个悠远的神话。可她仅仅礼节性地听着,目光迟疑,心不在焉。这让我觉得败兴,甚至有一点点愤恨,我感到自个的自尊心受到了损伤。我缄默沉静了。她也缄默沉静。只要树叶在交头接耳。她站起身,说,电视剧快开演了,我们走吧。

  今后的几天里,我没再找她,我知道豪情是不能牵强的。但我想最终证明一下,她是否真的对我无意。

  一个星期后的一天黑夜,我喝了酒,借着酒力,我敲开了她的家门。我说想和她到外面谈谈,地点就在附近的街心公园。她说今日不可,她现已答应和他人去看影片了,再过半个小时,那人就来找她。“那就谈半个小时,半小时以后,你走你的。”我近乎乞求,今生今世,我还从没有这样求过一个人。她说,那好吧,你先到外面等着,我换件衣服。我回身往外走,刚下到第二个台阶,“哐”地一声,门在我死后重重地关上了。

  我呆呆地僵在那里,脑海里一片空白。

  转瞬三年过去了。一全国班前,她打来电话,约我在老地方碰头。老地方?我想了想,大概是街心公园吧。当我走进街心公园的时分,她现已在丁香树下等着了。远远地,就有一股香气扑鼻而来,不是丁香,是女性身上的香水味。她穿一件水赤色的紧身连衣裙,描了眉,画了眼影,抹了口红,我简直认不出她了。

  她说,下了很大的决计,才打电话约你出来。其实,我一向喜爱你,仅仅想考验一下你的耐性和修养,没想到你竟一去不回。

  我解说说,那天,听着死后的关门声,我的心都要碎了。她愣了一下,然后显露一丝苦笑,说,那天开着窗户,是风把门刮上的。我换好衣服下去找你时,你连个人影儿也没有了。

  缄默沉静。

  我抬手看看腕上的手表,说,抱歉,我还要和女朋友去看成婚的家私。说完朝公园门口走去,刹那间消失在人山人海的人流里。

 
 
地址:深圳市罗湖区嘉宾路皇室假期旁,地铁2号线湖贝A出口。
电话:15818763780。
客服QQ:3216887967。
 
 
当前位置
脚注信息
版权所有 Copyright(C)Since2016-2017 深圳名媛丝足会所 主营项目:深圳丝足会所深圳丝足按摩深圳高端减压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