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正文
爱情不金金有浪漫的
作者:小江    发布于:2017-07-07 01:06:35    文字:【】【】【
    楚楚,是真名,姓楚,名楚,不是昵称。正象我叫楚天舒相同也是真姓真名。楚楚生得眉目如画,楚楚动人。是很多男生追逐的目标。她是云梦一个小镇的,高考时,她以高分被同济医科大学录取了,我是谷城人,要不是在同济一个班读书,这一辈子恐怕也不会碰上她。

    我在校时,是一个不起眼的小男生,基本上没有女人正眼看我一眼,唯有楚楚常常悄然留意我,我当时就觉得古怪,我认为我身上有啥闪光点被她看到了,我暗自快乐了一阵子。后来,有一个爱管闲事的同学当着全班同学的面宣告了一个令楚楚和我都非常尴尬的音讯:说他在校园教务处看到楚楚登记的家长姓名父亲一栏竟是楚天舒。全班同学都哇了一声。我全明白了,难怪楚楚常常看我,原来是富含一种敌视的成份啊,她也许是在问我,你怎样和我父亲同名?从尔后,很多同学常常和我恶作剧,也和楚楚恶作剧,说我有一个漂亮的女儿,说楚楚有一个年青的父亲。楚楚实在是受不了这种打趣。有一次,咱们在回学生公寓的路上相遇,她自动地对我说,楚天舒,你能否改一个姓名。我说,我凭啥改名,我这个名是我父亲取的,我坐不改名,行不改姓。不改!楚楚说,你改一个名吧,就算我求你了。我哪怕是出一点钱,给你在报上登个更名启事也行,你不能和我父亲相同的姓名。我说,我又不知道你父亲,有啥相干呀?两人争执不下。一些路过咱们身边的同学还认为咱们在处朋友,热恋着呢。

    也真是不打不相识,从那以后,我还真思考过改一个名。但我想了好久,没有一个适宜的姓名,就停滞了。楚楚也没再就我的姓名更改疑问再提出啥请求。我想也许是跟着时刻的推移,同学之间也没说啥,就步入正常的次序了。我和楚楚也同其他同学相同和谐,由所以同姓,这个姓在班上也就我俩,所以也很受同学的亲睐。楚楚也许现已忘掉前一些日子的不愉快了。有时自动和我搭上一两句话语。我也常常象大哥相同问她平常爱吃啥,云梦好玩不,有啥土特产,她也告诉我,云梦可好啦,主要是民俗朴素,姑娘貌美,好吃的嘛,有闻名的云梦鱼面。我最爱吃我妈妈做的鱼面了。她说这些话的时分,我感到真的闻到鱼面的香味似的。她也问我,你们谷城除了山还有啥呀,你纯一个山里的土八路。我也反回一句,你是一个云梦的乡巴佬!

    大学五年一晃就过,转眼就要分道扬镳了,结业的那天,楚楚和一帮女同学都快哭成泪人儿了,咱们男生全都喝得大醉。我们都在倾吐着五年同窗的喜怒哀乐和友谊,也在各自的留言本上藏着最美的语言和相片。楚楚拿着那个大本正本要我留言,我留的是一行:楚楚,永久爱你的是楚天舒。她向我绚烂一笑,脸唰地一下红了。

    楚楚因成果优良被深圳一家大医院高薪招录去了,我也被武汉一家三甲医院聘用。再见了,楚楚,我不知啥时分能够看到你。我在给她留言的时分,暗暗对她说。

    楚楚对我悄然说,你啥时分和我一同回云梦去看看吧?我听了这话,很是诧异,啥,你再说一遍。我对她说。她说,我只说一遍,你要是没听到,就算了。

    我忙说,好呀,如今就去吧。回去看看父亲妈妈,然后,我再送你到深圳。

    你呀,白痴一个。她对我笑着说。

    我和楚楚来到了她云梦的乡下家。楚楚的妈妈看到我还真是快乐得合不拢嘴。仅有让我担心的事仍是发生了,楚楚的父亲知道我也叫楚天舒,一见面就质问我,你是楚楚的男朋友,你也叫楚天舒?你必定知道我叫啥吧?

    我小心翼翼地说,是。我知道。

    你和我同名,成何体统?

    我不知你也叫楚天舒。

    你和我女儿爱情,你有必要改名,否则,不用上我家的门。

    哦,我叫楚天舒的名是我父亲取的,我终身下来,即是这个名了。

    不可,你得改。

    楚楚知道我的境况,忙来解围。父亲,你别发火,他是我同学,又不是我的男友,你怎样这么对待我的同学呀。

    我听了这话,不知楚楚是真把我当同学,仍是来解围的。心里一会儿又找禁绝。

    我说,名是不会改的,我早就说了,我坐不改名,行不改姓。你不让我进你家的门,我立马走人。我一时性来,说得走了嘴。我想这下坏了,我不走不可了。

    楚楚说,好,你楚天舒,给我滚,从此以后,不要再进我家大门。楚楚发火了,我和楚楚的父亲一会儿怔住了。

    也许是急中生智,我遽然想起一个疑问,楚楚的父亲楚天舒的姓名也许是后来改的,曩昔必定不是,如果真是这么,我也许还有自个下台阶的地步。

    我俄然平心静气下来,我问,楚伯父,你曩昔不叫楚天舒吧?你怎样知道,我想应该是这么。我在高中时读过毛主席水调歌头【游水】的这首诗,是一九五六年六月写的。你是一九四六年生的吧,你莫非能够不知道先卜?

    我问这话的时分,他还真的触动了一下。他说,还真是这么。我生下来的时分是一个男孩,家里很是快乐,就叫我添丁。我原来是叫楚添丁。是文革时,我把姓名给改成楚天舒的。不过,你总不能叫我再改回去吧,乡里乡亲的怎样说得曩昔呀?要改仍是你改,否则,你和楚楚的事,谈都不谈。

    我无话可说了。我对楚楚说,我也该回谷城去看看父亲妈妈了。

    我没有让楚楚出门送我,我一个人悄然地走了。

    再后来,我几乎没有楚楚的任何音讯了。我在武汉上班也极好,一些教师和同学常常还问到我和楚楚的事,我沉默不谈。我没有责怪楚楚。我仅仅把对楚楚的怀念放在加倍的工作和淡淡的记忆里。

    有一天,我在科室上班接到一个电话,我听出声响了,是楚楚,她在深圳打来的,她说,她在深圳的那家医院要我这么的医师问我情愿来试试不。

    我问,啥时分?

    越快越好。她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我向科主任请了一个星期的假,我说,我要到深圳去看楚楚。

    科主任二话没说,就同意了。

    我知道,楚楚必定在异乡很想吃云梦鱼面了,所以我跑遍武汉三镇,没看到鱼面,我又急匆匆地往云梦赶,总算在一个小作坊里买到了一箱正品云梦鱼面。

    第三天,早上,我在深圳火车站的站台上看到了楚楚,她仍然楚楚动人。

    我把一箱子鱼面送到她手里时,她哭了,她说,昨夜,我做梦就梦见你这个白痴送的即是一箱子云梦鱼面我。

    站台上,咱们紧紧相依。

 
 
地址:深圳市罗湖区嘉宾路皇室假期旁,地铁2号线湖贝A出口。
电话:15818763780。
客服QQ:3216887967。
 
 
当前位置
脚注信息
版权所有 Copyright(C)Since2016-2017 深圳名媛丝足会所 主营项目:深圳丝足会所深圳丝足按摩深圳高端减压   网站地图